广告咖,专注分享优质互联网运营推广资讯

BAT的AI局:三国杀还是斗地主?

17
发表时间:2019-09-30 06:37作者:罗桑榆来源:罗桑榆

在杭州云栖大会上,张勇新官上任烧的第一把火,就是抛出了阿里最新发布的 “平头哥”芯片:含光800,并称其为阿里芯片领域的万里长征第一步。

今日,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队在长沙开启了试运营,还记得一个月前,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的双马激辩;腾讯的安全天御斩获 “2019世界人工智能产业安全十大创新实践”奖。

AI作为一个全新的领域,俨然成为了BAT 三家争夺的新赛场。

自1956年被提出以来,AI已经迈过了三次发展浪潮。2015年全球新增人工智能企业数量达847家。这场轰轰烈烈的人工智能百团大战中,有投机的,有盲目参战的,也有一门心思想抢滩登陆的。

现在,行业中的玩家大多都已跨越了大规模融资圈地的草莽阶段,开始逐渐沉淀,深耕于垂直细分领域,构建从技术到行业的全方位壁垒。

互联网时代,搜索、电商、社交让BAT各自拥了特殊护城河,但随着市场趋于饱和,他们之间的赛事也僵持在了河道。

2017年,贵州数博会上,马云说数据是大前提,是原料,没有数据什么都不行。李彦宏则强调,数据虽重要,但改变世界的是算法。马化腾最后压轴出场,“你们说的都对,但也都不对,身在市场之中,最重要的应该是场景。”

三者的争辩就像扎克伯格无法回答美参议员提出的所谓“FB 的竞争对手是谁”一样,孰是孰非无法判定。

好在,经过几年的混战后,他们当初为自己所规划的战略和扮演的角色,也逐渐露出了端倪。

百度一直是国内人工智能赛道上的急先锋。

2012年Google Brain项目的研究人员宣布,他们用一组计算机训练的神经网络能自行识别猫的图像,可因为资金问题项目被搁置。

技术出身的李彦宏很快便嗅到了里面的商机,果不其然,在很短的时间内便亲赴美国,收集好吴恩达的全部资料,势必要将他拿下。对方也没辜负李彦宏的诚意,2013年带着一大帮高科技知识分子正式加入百度,领导人工智能团队。

李彦宏的慧眼识人也让百度在国内一众的互联网公司中率先形成了AI开放平台。踏上别人都未走过的路第一步时,你注定要经受住孤独,但也能享受孤独带来的荣耀。

几年时间过去,百度一路斩荆披棘,终于从当初饱受质疑成为了如今走在行业前端的人。

AI业务可能是百度全新的未来,曾经有媒体这样评价百度AI:整个过程就像一个因为过于安逸而发福的中年人,突然意识到了残酷的现实,决心通过引体向上这种对身体技能锻炼全面的项目,重新找回年轻的状态——减掉赘肉,积蓄力量,焕发新生。

英语老师出身的马云,跳出了技术圈,回归到了商业和经济的本质。技术、资本、人才对他来说都是工具,他也一直不认同“人工智能”的说法,称其为机器智能。

2014 年 9 月 19 日,时任阿里巴巴合伙人的王坚带着漆远来到纽交所,共同见证了阿里巴巴的上市,7 位敲钟人全是阿里电商的买家和卖家,却没有一位是科学家。

在盛大的敲钟仪式上,这家彼时市值 2400 亿美金的巨无霸却被从头到脚地定义为一家“电商公司”,在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浪潮面前,漆远并没有感到丝毫满足。

那一刻,他心里正谋划着一个崭新而宏伟的“想象力故事”,希望阿里在未来获得更强劲的增长动力,而人工智能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角。几个月后 iDST宣布成立,这算是阿里人工智能的雏形。

马云说自己不懂技术,却总是偷偷养了一大帮技术专家。人工智能研究在阿里几年时间内,就汇聚了几千名技术专家。这些都以研发人员为主,占比约八成,一半以上都是博士学位。

后来这些专家兵分多路,以电商和金融两大核心业务为首,深入到产品和工程里。金榕带着团队进入到淘宝和天猫的搜索事业部,漆远和几位同事去了蚂蚁金服,做语音的团队则留在了阿里云,这场“上山下乡”运动让AI渗透到了阿里的各个部分。

阿里拥有复杂的业态。电商有淘宝,支付有支付宝,物流有菜鸟,文娱有土豆和优酷,线下还有盒马。这些都让自己拥有了比BT两家更为丰富的数据来源。

应用场景的多样化,给了阿里科研人员一个行差踏错的机会,在复杂的商业场景,他们比同行更能抓住工业界对于科研的真正需求是什么。

就在AT两家打得火热的时候,市场上还丝毫看不见腾讯的身影,你以后他会放弃这个大蛋糕吗?但实际上它早在背后“觊觎”已久,还设计了一个“讨巧”的出道方式。

2017年3月,腾讯人工智能实验室AI Lab研发的围棋AI程序“绝艺”在第十届日本UEC杯计算机围棋大赛中夺冠,迅速成为中国AI界讨论的热点,腾讯AI也首次在人们视野中公开亮相,这一出道方式几乎与上一年Google 如出一辙。

现在要论基础研究,腾讯有AI Lab、优图实验室和微信AI实验室三大机构,专注于自然语言处理、语音识别和计算机视觉。

根据各个实验室列出的合作伙伴和案例,将这些实验室的技术,大部分都输送到了腾讯各条产品线之中,成了微信里的语音转文字、视频音乐新闻的推荐和排序、QQ的高能舞室、天天P图的军装照……产品体量庞大的腾讯,让自己AI IN ALL的野心有了一个最完美的应用场景。

bat做AI的不同思路,也让自己在AI的布局上各有差异。

2017年11月,科技部公布首批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名单,明确指定腾讯为医疗影像平台的建设者,而百度和阿里则分别负责自动驾驶和城市大脑的社会主义建设。

跟着党和政策走是最好的选择,这也为BAT三家在AI领域未来主要的方向奠定了基础。

自动驾驶是三者交锋的第一个战场,持续时间最长也最具看点。

对大多数车企而言,依赖资源、资本等方式换取长期业绩增长的传统道路不可能戛然而止,但现在AI的兴起,让它们与人工智能握手进行产业升级也势在必行。能否构建出一个双赢联盟,很大程度要看互联网巨头们是不是镇得住场子。

如果几年前BAT在智能汽车领域只是扮演主机厂的“配角”,而从2017年开始,他们开始通过跨界合作、投资并购等方式一步步扩充自己的“朋友圈”,并时刻宣誓着自己的“主权”。

三家各自手握多张“好牌”,战略布局的雏形也已出现,但战略方向和商业布局却各有不同。阿里专注智能网联和高精地图,百度押注Apollo和DuerOS,腾讯则在产业链投资最广。而在这之中,又数百度投入最多。

在世人都还搞不懂无人驾驶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的时候,百度救率先成立了无人驾驶研究所,很长一段时间都扮演着拓荒者的角色。

2017年,当李彦宏兴致勃勃地将百度第一辆基于APOLLO技术的自动驾驶汽车开上了五环,得来的后果除了外界对于百度技术的赞扬外,还有交警开出的国内首张无人车交通罚单,引发全网讨论。

半年后的2018春晚,李彦宏终于成功将APOLLO无人车从五环开到春晚现场,这一次没有了罚单,49秒的无人车队影像自然就没有上一次那样让人记忆犹新。

初期的百度自动驾驶利用“两条腿”走路,即渐进式革新L3、突变式革命L4。前者变现路径更快、易被车厂接受;后者商业化路径慢,对标谷歌自动驾驶。

数据是自动驾驶企业的核心关键,大量数据反哺加速自动驾驶算法升级,这是一个互相加速的良性循环。谷歌在完成自动驾驶商业化之前,利用10年时间才累积了超过1600万公里的测试数据。

2018年,北京八家公司的自动驾驶车队总共行驶了15.36万公里(95442.6英里)。而当时百度一家就达14万公里,接近八家行驶里程总和,L4路测里程也突破200万公里。

APOLLO目前已经有131家的合作伙伴,其中整车生产企业20多家,涵盖了从零部到软件服务以及芯片、传感器等产业链各环节。

这些数据都让百度在自动驾驶领域有了先人一步的话语权。把住了安全,才能翘得动政策,牌照是自动驾驶领域的七寸。

2019年,Apollo一共获得了45张北京市路测牌照,测试牌照占比83%,全国测试牌照超百张,位居行业榜首,是排名第二公司的五倍。

9月22日,国家智能网联汽车(武汉)测试示范区正式揭牌,百度也率先拿到自动驾驶商用牌照。持证上岗的百度不仅实现了可以在公开道路上进行载人测试,也可以武汉测试示范区28公里的示范道路上进行商业化运营。

三国杀最精彩之处莫过于你来我往,眼看百度无人驾驶高楼起,阿里和腾讯也不甘示弱。

虽然从2014开始,阿里就已经着手研发汽车系统,但它真正意义上入局自动驾驶是在2018年4月。并且与百度走的是两条截然不同的路线,它不做无人驾驶,更多的放在了车路协同之上,标榜目标是物流运输。

去年9月份的云栖大会上,阿里推出了第一辆L4级的自动驾驶物流车,成功打造属于自己的车路协同智能系统。

就在阿里和百度专注于核心算法,传感器,芯片,上路测试的老四样 “套餐”时,腾讯却准备也绕开它们另起炉灶。他们打算把自动驾驶和智慧城市连在一起,而且连接的方式也很腾讯:通过“电子游戏”。

去年年底,腾讯在南京的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,首次亮相了作为独立品牌的腾讯自动驾驶业务。当时发布了三个技术:模拟仿真平台、高精度地图和数据云服务。

自动驾驶数据云,大家都已耳熟能详。高精地图,国内外几家大厂也在纷纷布局。而这个模拟仿真平台便利用了腾讯的游戏技术。

这个平台完全可以被理解为一个制作挺精良,就是没剧情的游戏。或者说是一个只有车和路版本的QQ飞车——甚至还分单机版和网络版。而这也完美解决了自动驾驶的测试问题。

自动驾驶车辆绝大多数时候要在封闭的测试场地里进行测试。那里面没有行人也没障碍物,测到天荒地老也很难出错。即使能够上真正的公路,车辆也只被允许在路况良好车流量不大的地方测试,毕竟马路上可是人流汇聚。

有腾讯的游戏技术、云计算基础做背景,TAD Sim的差异化优势,现实中无法练手,那就去游戏里,而这也成为了腾讯自动驾驶的基石之一。

就目前来看,自动驾驶生态链上,百度的野心最大,想做行业领导者,阿里紧随其后,做出一系列战略布局,腾讯专心搞研发。

领跑一步并不意味可以高枕无忧,随着今年腾讯和阿里先后获得深圳、杭州颁发的自动驾驶路测牌照,三者这一赛道的竞争或将进入新一轮高潮。

BAT三家在自动驾驶之上竞争胶着,可“聪明的车、聪明的路、控制中心、能源匹配、治理体系和社会生态”六大核心都指向了一个更大的市场——智慧城市。

汽车自动驾驶需要一个完美的城市大脑才能够运行,BAT作为该领域核心技术与大量资金的持有者,自然也是智慧城市建设的先行者。

2016年起,阿里、腾讯先后出手,推出城市大脑与智慧警务解决方案、优图天眼智能交通平台。姗姗来迟的百度也在2018年上线了智能红绿灯项目,并将其作为智慧交通的代表性案例,由李彦宏本人多次背书。

智慧交通带来了整个城市效率大幅度的提升,就以阿里早先在自家娘家实验为例,利用视觉技术改变了红绿灯的变换频率,让日常出行加快了十几分钟的时间,也让整座城市的通行时间减少15.3%。而这还只是智慧城市的一小部分,在交通之外还有数字政务。

在中国特殊的政治体制下,有无数的案例告诉我们,城市改造权依旧还放在了管家人手里。每个街道的繁华、行业的荣辱、都与政策密不可分。所以,抓住了政府需求这根弦,才能弹出对城市新构想的旋律。

企业围绕政府做生意,原来看起来像是天方夜谭。现在智慧城市已经成为了各地政府争相上马的“一号工程”,投入巨大人力物力,甚至不惜裁撤行政机构,就为全省上一朵云。

阿里作为国内最早开始使用人工智能研发及大规模使用的企业之一,左手云计算,右手大数据,是名副其实的数字政务下的“双枪将”。

前文我们说马云最重视数据,过去10年中,阿里构建了一个大的电子商务、移动支付、互联网金融和物流平台体系,确切的说,就是淘宝、天猫、支付宝和菜鸟,其数据化运营体系、技术应用方式,在很大程度上能满足未来十年数字政府的数字化需求。

支付宝作为一个国民级应用,在覆盖了全国31个地级市、400多个县级市,面向C端用户,让他们可以在这上面享受各种政府移动互联网服务,让生活更便利,早年间用支付宝缴水电费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ToB的数据、业务、技术则可以串联起政府内部,再把服务、管理重新打包做成ToC产品呈现给公众。

现在的阿里云从不足8.9平方公里的云栖小镇出发,到萧山,到余杭,到上海,到苏州,到澳门,到马来西亚,攻城之势十分强悍。

林子大了,自然有更多的鸟要飞进来。

从去年开始,华为、百度、京东等云计算巨头相继入局城市大脑,而智慧城市之下的AT之争显得最有看点。

今年腾讯提出了WeCity未来城市作战计划,这套方案有着“1+3+4”总体架构,即一朵基础云,三大中台(应用中台,数据中台,人工智能中台),支持四大领域(数字政务、城市治理、城市决策、产业互联)。

数字政务一家无法满足后三个领域的需求,就需要纳入新的技术,涉及到相关团队的协同能力。腾讯利用其微信一级入口,深入了解最新的需求,从一朵云出发,自下而上从而触及到国家项目,要搞“集团化”作战。

现在AT二者之间先后在上海、重庆、雄安等地都有过交锋。今年年初,这股战火已经烧到了海南。

2018年获得国家政策红利的海南跻身成为一个新的自由贸易试验区,这一消息传来使得其迅速成为各大企业“密集轰炸”的热门区域。对于重度参与国际化运作的阿里和腾讯来讲,海南,是必须落下的一步棋。

今年1月12日,腾讯宣布在海南设立区域总部,而在前一天海南省人民政府企业家咨询会议成立,马云当选主席,马化腾当选副主席(仅有一个副主席),两位大佬均表达对城市发展的看法,多与城市大脑、智慧政务内容相关。

马云说,海南这个岛屿的独特优势是有可能真正变成一个数字岛。现在内地也没有几个地方把全省的数据打通;如果海南能够做到,就能够抢到先机。建设数字政府、城市大脑、农业大脑。对比上海珠三角,海南目前这样薄弱的IT基础、破铜烂铁,直接上数字化,可能会更加有机会。

马化腾则认为,良好的制度和公开透明的市场环境会自动吸引企业,也将吸引人才。建设服务型政府,各级政府应该依照“不打扰、真办事、高效率”的原则,真心实意为企业排忧解难。

二者的不同观点,都让大家猜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。可海南给的答案是不如大家一人一部分,合作才能共赢。

1900年《波士顿环球报》记者托马斯·安德森以插图的形式对波士顿这座城市做了疯狂畅想。虽然现在已经过去119个年头,但人们对于城市的探索还未停止,不可否认的是城市现在正在成为一门好生意。

满足了衣食住行,可对于人们来说,“生命”才是一个最难攻破的话题。

“人可以被毁灭,但不能被打败”。1961年,说出这句宣言的硬汉海明威难以忍受病魔折磨,口含枪筒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而在科技史的石碑上,海明威却成为了一个永恒而沉重的问号:在我们决定用生命换回最后的尊严之前,是否还有机会找到更温柔的结局?

五十多年来,每个国家的顶尖精英都在试图从各个方面推进医疗科技的进展。但由于技术的缺陷,大多数时间里中国的角色一直是“小透明”。

不过现在事情变得有所不同。在物联网,云计算,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催化下,我们自己的“弹药库”里已经填满了新式武器。

根据前几天发布的《中国AI医疗行业研究报告》中显示,2017年AI医疗的市场规模已达到136.5亿元,2018年市场规模在210亿元左右,同比增长54%。

腾讯在自动驾驶行业略显低调,可在AI医疗之上却遍地生花,以正规军的姿态站到了普通人的面前。

医疗早年其实是属于百度的机会,在BAT之中,最先与医疗产生连接的正是百度。医疗广告在很长时间里,都是其重要收入来源。但是,2016年在百度贴吧和百度医疗广告,先后发生了重大危机,其在医疗行业便很难再让公众和政府信服。

而那会腾讯正在带着团队的兄弟们做了“微信智慧医院”。利用微信的能力帮助人们看病把电子支付和社保系统打通,让人们可以在微信上挂号、排队、交钱、社保缴纳。

虽说主要能力还是建立在“微信”和“微信支付”之上,但相比于腾讯之前那些纯粹面向互联网的产品,“医保支付”已经显得相当接地气了。

一年之后,腾讯就和几百家医院都有了医保支付的合作。一个医院院长向他们提出了疑问:“你们为什么只做医保支付,而不用技术来实实在在地帮助医生看病呢?”这让腾讯看到了新的机会。

这句话本质上是一个巨大的“用户需求”,具体来说,医疗行业急需一个更优秀的“医疗 AI 助手”,而腾讯不偏不倚就站在这个机会门前。

至今为止,腾讯已用超200亿元的投资,将丁香园、卓建科技、医联、好大夫在线等国内过半互联网医疗独角兽收编入列。再看其2018年动作,“东”与杏仁合并,“南”与香港医思医疗合作,“北”并购于莺医疗,“西”已经重棋布局于成都。

这些大型医疗机构的B端资源,和腾讯在C端拥有强大的流量壁垒,让双方实现了优质资源互补。技术上,这些医疗机构与腾讯的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即时通讯、移动支付等方面的结合,为患者带来更多便利。

通过腾讯的AI医疗产品觅影,可以辅助医生进行高效、精准的诊断与筛查;也可以根据医院需求定制,像智能导诊这样的智慧医院方案,缓解医院导诊的压力,改善医患关系。

不同于腾讯手握10亿的用户优势,阿里健康在人工智能医疗领域探索的另一个方向是健康管理平台,靠天猫、淘宝等整个阿里系的海量用户基数,建立起用户互动平台,帮助用户更好地管理自己的身体状况。

而百度重视技术,主要是通过海量医疗数据、专业文献的采集与分析,进行人工智能化的产品设计,模拟医生问诊流程,与用户多轮交流,依据用户的症状,提出可能出现的问题,反复验证,给出最终建议。

面对海明威提出的难题,我们很难给出一个标准答案。AI医疗某种程度上,或许成为了一场变革的预演,BAT三家现在也提交了自己的答案。

可由于医疗领域和互联网的开放环境大不相同,资源的稀缺及垄断、政策的高监管性、数据的封闭、疾病市场的碎片化,种种困难导致未来AI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,毕竟人命关天的大事谁都不敢含糊。

生活是一个圈,商场也不例外。BAT在互联网时代战胜了一切对手,走在了行业最前端。

现在AI是他们新一轮征战的起点,几年的混战也让他们各自建立起全新领域的护城河。不同的是,这个圈子的结局,或许在当初双马一李辩论时就已经定下。

百度All In,阿里已商用,腾讯要加码,现在AT也已在智慧城市上有了大规模的合作。事实证明,AI是块大蛋糕,谁也别想一口吃成大胖子,这场BAT的AI局,究竟三国杀还是斗地主?谁也说不准。

但无论如何,河流总会汇聚,哪里有谷地,那里就是下一个新战场。


广告咖,互联网广告资讯第一站!

关于广告咖
     广告咖是一群有志于互联网广告的年轻人的代号,是一个为广大商家提供便捷服务的资源平台,更是一个为众多互联网运营和推广爱好者分享优质资讯的平台。
     信息源于网络,用于大众,如有侵权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!广告咖,因广告而生,因您的关注更有价值!